? 这是柳永仅存诗作之一,原来除了填词饮酒,他也关注民_宁洱哈尼族彝族自治县生活网
当前位置:主页 > 体育新闻 >

这是柳永仅存诗作之一,原来除了填词饮酒,他也关注民

发布日期:2020-08-10 03:4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柳永,出生于官宦世家,在他家中,男子都是要学习之后去京城考取功名,他也不例外。然而,柳永却多次没有考中,他的词作由于大多与男欢女爱有关,被皇帝不喜,说他作品是“浮艳虚美之文”,那一年进士放榜时,皇帝就引用柳永词

“忍把浮名,换了浅斟低唱

”说:

“既然想要‘浅斟低唱’,何必在意虚名”

,遂刻意划去柳永的名字。

柳永第一去京城考试时,就因迷恋美景与喧嚣的城市,滞留杭州数年,终日沉醉于听歌买笑的生活之中。到京城参加考试时,更是被汴京的繁荣吸引,皇帝不给他功名,他干脆流连于城市中奉旨填词。

柳永一生虽仕途不顺,然而却留下了许许多多的词作,这些词作多是描写都市生活、男女情爱、羁旅苦闷,所以很多人认为,柳永的作品所展示皆是北宋的繁荣,似乎柳永看不见社会的另一面。

其实,大家都误会了柳永,虽然柳永长期过着填词饮酒的生活,但是他也看得见民生疾苦。柳永一生词作颇多,诗作却是极少的,在他仅存的三首诗作中,就有一首诗作是反应民生疾苦的,便是小佛今天要给大家聊的《鬻海歌》。

柳永写这首诗的时候已经五十多岁,那时因为皇帝开恩,柳永有机会再次参加科举,并及第进入仕途。宝元二年,柳永出任浙江定海晓峰盐监,作《鬻海歌》。《鬻海歌》是一首古体诗,整首诗共分为两层,前24句为一层,后8句为一层。

前24句主要写以煮海作为生计盐民的煮盐艰辛,以及官府士绅盘剥之下的艰苦生活。柳永是盐监,说直白点就是盐场的监督官,自汉武帝起,盐铁都收归统治者,而在盐场从事盐业生产的人被称为盐民。柳永任监督时对盐民煮盐艰辛深有体会,他们不同于农夫织女,要经过多种繁琐的工艺过程制盐,在这期间,常常匍匐在地刮盐,制卤,还要早出晚归去砍柴,利用熊熊大火将盐从盐卤中煮出来。

然而,制盐历经千辛万苦却还不是最痛苦的,最痛苦的是那么辛苦却依旧被层层剥削,以至于“秤入官中得微直,一缗往往十缗偿”,交完赋税还要还高利贷,周而复始的劳动却依旧是,食不果腹、衣不蔽体,“虽作人形俱菜色”。

盐民生活的艰辛让柳永看不下去了,于是这首诗最后8句柳永用来抒发感慨,讽谏朝廷。每个王朝虽然都是盐铁收归官有,但是在具体方面有不同。宋朝时期,盐由官府统一售卖,然而从盐民手中收购的价格却非常低廉,官府是盐业最大的受益者也是对盐民剥削最深的。针对这样的情况,柳永希望朝廷能够提高盐的收购价格,让盐民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。柳永十分清楚,这样的做法必然会降低朝廷的收入,于是进一步建议朝廷息兵戈,降冗费。(注:其实宋仁宗在庆历年间曾实行新政,只可惜因各种原因未成功,三冗问题更加严峻)

除此之外,柳永还将希望寄托在宰相们身上,只要宰相们有能力,盐民过上好日子指日可待。

原来柳永也能有如此关注民生疾苦的作品,是不是让很多人意外,有人曾经认为,柳永这首诗开启了文人对盐民同情的先河,此后王冕的《伤亭户》就是类似作品。

军事新闻 社会新闻 娱乐新闻 汽车资讯 旅游新闻 热透新闻 历史咨询 大咖名流 法律在线 体育新闻

Power by DedeCms